̶z̶̶R̶̶墨白

低产星人
不是不爱实在懒🙇🏼‍♀️
只产糖 也许不甜但绝对不涩
爆豪胜己右🚶🏼
出胜only
从今天做咔酱一个人的阿娜达

过激关系

又写了些黏黏糊糊的东西😂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开了辆假车十分羞愧

感谢阅读



没有题目因为我不会起题目

第一次写幼驯染 紧张




夏天的燥热来势汹汹,身上的衬衣紧紧的贴在背上令人烦躁,虽然雄英很体贴的开了空调为这群学生降温,但个性的原因依旧让爆豪胜己烦躁不已,手心的汗液如果存在战斗服里应该可以把身后那个盯着自己的混蛋炸个粉碎…不,是炸到连渣都不剩。
爆豪胜己右手托着腮一脸不耐烦的听着雄英和普通学校同样无聊的课程,背部被盯着的视线愈来愈明显,爆豪烦躁的把左手伸到后面拉扯了一下衬衣后摆,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短暂而细小的惊呼声,在麦克老师聒噪的英文中显得额外刺耳,爆豪胜己微微偏过头,看到那一头如同海草般头发的主人正低着头在本子上奋力写着什么,啧。

爆豪胜己猛的靠到椅背上,椅子不堪重负撞到了绿谷出久的桌子上,笔尖在笔记本上留下了条划痕,绿谷出久抬起头,看着前面那头在太阳光下显得金灿灿的头发,鼻尖传来那人身上若有若无的硝酸甘油的味道。突的一阵指尖敲在桌腿的声响把绿谷出久的视线引了下去,垂着的手指上仿佛都要有汗液滴下,绿谷出久向下伸出左手,小心翼翼地戳了戳那只手,听到手的主人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后直接抓住了那只手,在手背被狠狠掐过之后,慢慢将手指交叉,手掌贴着手掌互相感受着对方手上的纹路。
临近下课的时候爆豪胜己在手上小小的爆破了一下,绿谷出久便乖乖的松开手,还流连着的手指在刚刚爆破完稍显干燥的手心不重不轻的画了个心,果不其然听到了对方发出一声不满的咂舌,绿谷出久抿了抿嘴低下头,虽然左手一直保持扭曲的状态有点酸,但嘴角忍不住高高翘起,拿起笔继续在本子上写到:
-……今天小胜的内裤依旧是黑色,高腰,天气热了之后咔酱的手心就特别容易出汗,握起来有点滑滑热热的,我特别喜欢………

下课之后,丽日御茶子蹦蹦跳跳的到了绿谷出久的位置旁边,耸动鼻子嗅了几下绿谷出久周围的空气后,视线停留在趴在桌子上好像睡着了的爆豪胜己身下,低下头打算跟绿谷出久讨论事情的事情的时候惊呼出声:
-出久君!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果然是坐在窗户这边太晒了吗!嗯…
丽日御茶子突的放低身段,也压低了声音,盯着绿谷出久的眼睛,惹得绿谷出久不由得又用俩条手臂遮挡在脸前,扭开头不敢看她
-我听说硝酸甘油闻多了也会脸红哦!还会有很多健康上的问题…也是,现在开着空调空气都不流通,出久君会这样也正常…要不现在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不不不不…不用了丽日同学,我没觉得难受,应该是晒的…太近了啦…
声音越说越小,最后一句话甚至小到含在嘴里没有说出来。丽日御茶子又天马行空的讲了一些之后终于站起了身,这让绿谷出久松了口气
-出久君,今天放学之后我要和梅雨酱一起去图书馆,出久君要一起来么?
-呃…
也行这俩个字还没有说出口,从座位前面的视线让绿谷出久赶紧把这俩个咽了下去
-呃…放学后已经跟别人约好了,抱歉丽日同学…
-嗯嗯~没关系出久君!那下次再一起去吧!
说完丽日御茶子又蹦蹦跳跳的到了蛙吹梅雨身旁,结果和附近的女孩子们闹成一团。绿谷出久小小的出了一口气,视线回到趴在桌子上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头稍微往左边偏,露出一只眼睛静静看着他的爆豪胜己身上,小幅度的对自家幼驯染抛出了一个飞吻,那只眼睛立马瞪大,并且飞快的又把脸埋进了臂弯里,只有暴露在外头的左耳在发丝的遮掩下依旧显现出鲜艳的红色。
这是压出来的,爆豪胜己对自己说。


又被治疗女郎狠狠骂了一通之后的绿谷出久低着头走回教室,离放学铃声响起已经过了挺久,果不其然教室里空无一人,书包孤零零的一个立在桌子上,仔细看书包带上还有被爆破的痕迹,绿谷出久忍不住笑出声,抢在拿起书包之前,低下头在书包带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脸满足的抬起头才又慢吞吞的握着书包带背到肩上。下楼梯的时候脑子里一边回想着今天下午实践课得到的教训和成果,一边又想起早上丽日同学说的话。
丽日同学,其实我早就硝酸甘油中毒了啊…或者说没有它的话我会死吧…对了今天回去也要好好记录一下咔酱的表现…
-无视我么!废久!
熟悉的声音比熟悉的爆破声更早的袭向耳朵,结果可想而知,又是用脸接下了这一击爆破。
-胜…小胜!?你怎么…
-垃圾废久…你TM竟然敢无视我!要不是那个老太婆说什么你家没人一定要照顾你,老子才TM懒得理你…
绿谷出久双手抓着书包带,一脸震惊的看着走在前头骂骂咧咧的幼驯染,鼻尖充斥着浓浓的硝酸甘油味,发尖似乎有些被爆破到,狼狈的耷拉在额前。
-那…我今天晚上是跟小胜一起睡么…
好像鼓起勇气似的快步走到爆豪胜己身边,用手指轻轻在人手心扣了一下,毫不意外的看着爆豪胜己使出要把绿谷出久手指头折断掉的力气狠狠往后掰,听着绿谷出久的哀嚎才粗声粗气的说到
-废话!不想的话现在就给老子滚回家里去以后就别再出现!混蛋书呆子!
绿谷出久低下头看着早已松开自己而垂在身边似乎还带着一丝怒气的幼驯染的左手,慢慢伸出手指尖顺着幼驯染形状姣好的手臂肌肉往下划,最后将左手紧紧的握在自己手心里,抬起眼睛看着幼驯染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假装没有感受到一瞬间的颤抖,又大胆的用粗糙的指腹慢慢磨蹭着幼驯染光滑的手背,被狠狠的握合之后才乖乖的十指相扣,依旧是差了一个身位的前后距离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

-胜己,你是不是又欺负出久了!他的头发怎么回事!
-臭老太婆!就是我¥@$^#%
绿谷出久鞋子都还没脱下就看见那一头淡色被迫低在自己面前,爆豪胜己的妈妈正一只手死死地压着爆豪胜己的头,另一只手被爸爸拉着好像是在让她消消气,而爆豪胜己更是张牙舞爪的反抗,那头淡黄色便上上下下起伏着,嘴里骂骂咧咧的不知道为什么又骂到了绿谷出久的身上,绿谷出久无奈的半跪下去解鞋带,抬起头看了眼爆豪妈妈跟爆豪爸爸的视线已经移开后,突的凑上去在爆豪胜己因为愤怒而皱起的鼻头上亲了口,随后爆破如期而至。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终于坐在了饭桌上,手指上还包着绷带的绿谷出久得到了爆豪妈妈的疼爱,桌上的饭菜三分之一都到了他的碗里,一旁的爆豪胜己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一眼,习惯了似的自己吃自己的,直到一双夹着辣子鸡的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且来来回回的把辣子鸡放进碗里,爆豪胜己皮笑肉不笑的抬起头,其实看到筷子他就知道是哪个废物了。
-废久…真是太感谢你了啊…
咬牙切齿的说完之后便把筷子伸到面前那盘炒青菜里,把里头用来调味的干辣椒,蒜什么的一股脑夹进绿谷出久的碗里,然后看着他一点一点吃下去,猛的喝汤的样子,冷哼了一声又低下头继续吃饭。最后一口辣子鸡吃下去之后抬起头便看看一边喝汤一边用那双大得过分的眼睛不停瞅着自己的绿谷出久,威胁似的把脚从拖鞋里伸出来踩到绿谷出久的脚上,躲闪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有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又让他莫名不爽,狠狠的踩了一脚后晃悠悠地站起来,双手插在口袋里要走回房间
-胜己!这么大了裤子也不会好好穿吗!
-啊———知道了!闭嘴啊!臭老太婆!

晚上绿谷出久拿出笔记本记录的时候如是写道:
-……小胜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的东西留在最后吃…我也最喜欢小胜了♡


雄英的作业不算多,八点多的时候绿谷出久就准备开始例行的锻炼,而爆豪胜己早早就写完了作业,玩了会电玩后站起身背对着绿谷出久脱得上身只剩贴身的背心,从柜子里拿出换洗衣物便走进浴室,大概是被绿谷出久直勾勾的目光弄得格外光火,竟折回来当着绿谷出久的面将背心脱掉,绿谷出久还没看清楚到底是几块腹肌就被背心蒙住了脸,鼻尖再次充满硝酸甘油的味道,嗯,好闻。绿谷出久将背心从脸上拿下来的同时浴室的门发出了一声悲鸣,一阵乒乒乓乓声后水声才渗了出来,笑着把背心叠好后自然的放进自己书包里,把窗户稍稍打开了点后把衬衣脱下挂在椅子上,裸着上身用手机定好时间,闭上眼睛开始默数着做起了俯卧撑。

默数到八十的时候,一股热气袭来,随后更热的热气便坐到了他的背上,恶劣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就这样再做一百个吧,废久。
-这样太过分了啦!小胜…
话虽然这么说着,手却没有一点发抖,稳稳的又做了二十个之后设定的铃声响起,刚瞄了一眼,一只瘦而白皙的脚便踩进了视线里,隐隐约约看到其中一只脚指尖轻轻划过手机屏幕将铃声关掉
-喂!还有八十个啊,废久!
-啊啊!!!不行的啦小胜!!!
被迫又做了四十个之后手脚都开始发抖了爆豪胜己才好像丧失了兴趣般站了起来,随意的把搭在头上的毛巾扔到椅背上,抬起手将窗户关上打开了空调,将自己砸到床上,从上往下看着宛如咸鱼一般趴在地上的绿谷出久,垂下手毫不客气的揪下一根一根的头发
-嘶…好痛啊…小胜…
-嘁,装什么死,还不快去洗澡。
-嗯…马上…
绿谷出久慢吞吞的爬起来,途中又被爆破了一次,搓了搓发红的手臂,打开柜子在角落里拿出属于自己的那套睡衣,又看了看爆豪身上的那套,满意的把脸埋进睡衣里深深吸了一口,笑眯眯的抱着睡衣走进浴室。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爆豪胜己并不在房间里,挂在椅背上的衬衣跟毛巾也不见了,绿谷出久有点紧张的快步走到自己书包边,确定那件黑色背心还在里头好好的呆着后放松下来也出了房间,接受了爆豪妈妈递来的牛奶后得知了爆豪胜己刚抱着衣服出来应该是去洗衣服了,话还没说完就从阳台那里传来一阵怒吼:
-去死吧!!!该死的细菌!!!
-臭小子大晚上的你想吵死谁!!!
安抚完爆豪妈妈,绿谷出久把牛奶喝下肚之后三步并两步的走到阳台,把门关好后就暗戳戳的晃到爆豪胜己旁边,伸出手搂住了爆豪胜己被睡衣掩盖住曲线的腰身,头还顺便在颈部蹭了蹭
-啊…小胜身上好香…
-味道不都TM一样,你鼻子坏掉了吧垃圾废久。
绿谷出久见自家幼驯染并没有太大的反抗,变本加厉的伸手拉开后衣领,嘴唇贴在那处光滑的皮肤上,浅浅的吸出一个红印
-发情的话要我联系兽医吗,明年的今天我就给你佩戴义蛋纪念你对控制下体做出的贡献怎么样,废·久·。
-好过分啊小胜…
压低的笑声刺激着爆豪胜己的耳朵,而那吮吸皮肤发出细微的水声让他感到羞耻,他不禁反思自己最近是不是对这个愈来愈放肆的幼驯染愈来愈没有办法了…?
又磨蹭了一会后,绿谷出久嘴里嘟囔着困了,扣着爆豪胜己的手腕就要往房间里去,力气大到怎么都挣脱不开,到后面甚至直接把爆豪胜己背到了背上,一步一步上楼梯还好死不死的拉起爆豪胜己的手臂随着上楼梯的震动一下一下亲着手腕,鸡皮疙瘩的不停出现让爆豪胜己烦躁不已,但是踢也踢了,打也打了,爆破更不用说,他都无动于衷我还能怎么办。
大概只能像他爸一样将他原谅吧。爆豪胜己咬着嘴唇红着耳尖手不停的捶打着那脑子里不知道装着什么的脑袋,边狠狠的想着。


下午的疲惫加上刚才的打闹让年轻人的肌肉叫嚣得厉害,刷完牙后俩人瘫在床上就像被抽掉了骨头,合力盖好被子之后面对面对视了一会,绿谷出久挪动了一下身体靠近,那双大得过分的眼睛显得有点斗鸡,这让爆豪胜己忍不住伸手掐幼驯染的脸,但是没有力气的前提下让这更像是情侣间的轻抚,绿谷出久一下子缩短了距离,呼吸一下一下打在爆豪胜己脸上,还未蹙起的眉头就被一个又一个轻柔的吻打碎,变本加厉的往下甚至到了鼻头还被轻咬了一口,随后柔软的到了唇上,贴了几秒之后绿谷出久便松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爆豪胜己觉得绿谷出久似乎显得精神饱满…?
-喂废久。
-嗯?怎么了小胜?
…怎么连声音都高了一个度啊。
-手上的伤,没事吧。
-嗯嗯不用担心哦,我也要赶快熟练运用个性啊,不然…
-闭嘴,睡了。
-好的,晚安小胜,爱你哦。
说完闭上眼睛平稳的呼吸缓缓响起,留下爆豪胜己一个人在黑暗中目眦尽裂,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确定绿谷出久已经睡熟甚至开始讲梦话之后伸手牵起绿谷出久拆下绷带的手指,把它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下后又轻轻在鼓起的关节上亲了口,才闭上眼睛进入梦乡。






轰焦冻面色平静的看着坐在沙发上吸着面前的芒果冰沙,对面的青年也一脸沉默的吸着面前的西瓜冰沙。轰焦冻好像有点读懂了周围的空气,拉了拉白色短袖衬衫靠到了沙发背上
-所以,这次又是什么事?
果不其然回答他的只是一阵吸冰沙吸到最后的声响,速度之快让轰焦冻怀疑眼前的青年是不是把他的个性给拿走了。
-轰君,你…你跟八八八八…八百万同学求婚的时候都做了什么准备??
青年的话让轰焦冻又想起了那位优雅的大小姐在看到自己拿出亲手做的显得粗糙的戒指给她戴上时崩溃大哭而后拼命点头身上不停蹦出俄罗斯套娃的模样,脸上似乎也带上了点笑意。
-跟爆豪?
-呃?!不…不是啦…是我一个朋友…
底气越来越不足的模样让人无法联想到这位青年便是目前正在职业英雄世界里大放异彩的最强英雄,轰焦冻伸手将冰沙拿起来吸了一口
-嗯…爆豪的话,还是投其所好吧。
-都说了不是了啦……
绿谷出久似乎还想挣扎一下,但看到轰焦冻那张面无表情现在却显得懂得很多的脸之后放弃了抵抗
-这段时间瞒着小胜做的事情都被发现,还被爆破了无数次,最近小胜看我的眼睛都带着火…虽然很可爱啦,但是我不想让他乱想…
哦,我今天是来吃狗粮的。

把冰沙吸食完后把杯子轻轻放在桌子上,手指头沾了附在杯子上的水滴在桌子上小小的画了个圆圈
-我给百做了一个戒指,我不知道爆豪喜欢什么,我觉得给他点惊喜也不错吧。
轰焦冻沉默了一会后双手交叉在胸口,直视着面前碎碎念惹得后座的红毛不停回头观望的绿谷出久,仿佛明白了什么之后开了口
-绿谷,你是不是头痛,可以按按脚上的穴位。
-…………我想我的头痛应该跟脚上的穴位没什么关系…
难得的假日本该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吹空调,出来买荞麦面的时候偶然碰到低着头走在路上的绿谷出久,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就被邀请去喝一杯…冰沙。轰焦冻搅着杯子里还剩一半的冰沙,斟酌了一会
-其实我在上学的时候就看出你们有问题。
-呃?!
-应该是合宿结束之后吧,你们之间那种别扭的亲昵,让我没办法忽视。
-有…有这么明显吗?!
-其实切岛之前说过,他觉得你们像老夫老妻,让他掉了很多鸡皮疙瘩。而且我发现爆豪后面虽然还对你骂骂咧咧的,但是之后你们还是会一起回家吧,我那时候就在想,啊,这就是同性爱吧。
-要是被小胜知道了绝对绝对绝对要被爆破一百遍…
我还看见爆豪帮你收拾书包的时候把你的笔顺走呢。轰焦冻凝视着头发相比于读书时短了不少的绿谷出久以及不知道跟切岛在后座坐了多久,死死盯着绿谷出久的爆豪胜己,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啊啊——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我们之间完全没有秘密,关系最差的那几年我都在默默的关注着他,所以可以说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离开他…或者我离不开他…抱歉轰君…让你听我的抱怨…
-没事,今天没有什么事。
或者说我甚至有点想看戏。
-毕业之后都投入战斗,碰面的时间少得可怜,在镜头前也不能太亲密,啊…我是无所谓啦,我怕影响到小胜,我不想他受到一点点质疑,这次想跟他求婚也是想让他知道我会一直站在他那里,出轨什么的完全不可能啊…啊啊我在说什么啊…抱歉轰君,把我说的都忘掉吧…


从那天之后,绿谷就再没有出现过。



也是,那天之后绿谷出久比之前更加变本加厉的粘着爆豪胜己,爆豪胜己虽然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却会在原地等着绿谷出久追上来。啊,这大概就是同性爱吧。